山山水水,暮暮朝朝。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22

十七的月,瞧着倒比十五的圆一些,明朗朗地印在天上,不像往常云雾缭乱地遮遮掩掩,反倒皎洁得有些不真实,仿佛圆满得下一秒就要消下去。蔺晨本瞧不上这么直白的景,今夜倒不知着了什么魔,在院子里把着青瓷小盏,让那一轮圆月浅浅地掬在清酿之中,翻来覆去地看。

手底下的人素知道这少阁主脾性,也就绕着走,留他一个清净。

景琰从来也没有那个闲情雅致看月亮,只是今日夜读,书卷执在手里,没由来地觉得心里有点堵,再想定定神读下去,灯火晃得厉害,灯芯几乎要沉到黑黢黢的灯油里去,书架上的小格子里日常储着些灯芯,一拉开竟也刚用光。索性合上书册,濯了笔挂好,推开门往院子里去了。

夜的凉意不动声色地倾泻下来,墙角的玉兰树直...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21

林殊领着霓凰,站在戏园子门口张望,看街角走来的二人,一个迷糊地揉着眼睛,一个自在地晃着扇子,心里按下万般揣测,只等着二人走近好调侃一番。

霓凰也是眼尖,挥手招呼景琰他们,到了跟前也是嘴甜得很:【景琰哥哥好!这位公子,如何称呼?】小丫头打量起人来,黑眼珠子也滴溜溜地转。

【霓凰,这位是蔺大哥,你喜欢听江湖事,再没有比蔺大哥讲得更有趣的了。】景琰对这个妹妹向来十分亲切,霓凰直爽的性子一下就把皇宫里娇纵任性的公主们比下去不少。

【欸,这话我就不乐意了,霓凰你说,是不是我讲的江湖事才是天下第一有趣?】林殊表示不服。

【林殊哥哥,你呀,讲得都是个道听途说,添油加醋!哈哈哈】霓凰快人快语,林殊一点...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20

前面就是条吃食街,金陵果然集天下美食于一地,饶是走过大江南北的蔺晨也陪着景琰说说笑笑,吃到忘乎所以,有些积了食。

至于蔺晨回到客栈一夜怎样的辗转反侧,思绪万千,就不得而知了,只看他后半夜轻身翻上那屋顶,拣了块瓦片拨弄,远远地看祁王府邸,遥遥地看天上的月亮。

天上的月只一轮,地下的人今夜也只想一个。

晨光熹微之时,蔺晨起身,抖落一宿的夜深露重,回房换上一袭白衣,挥着一把折扇,打发走上前问安的青衣小哥,不紧不慢就往那祁王府走去。

林殊可算记挂今天之约,早早起来就往祁王府跑,远远就看见景琰和蔺晨立于府前,穿的倒是一黑一白,好认得很。

林殊快步跑去,大咧咧地打了招呼,随口问道:【你俩吃过早饭...

龟速亦前行
40 fo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19

老伯添一把柴火,揭锅盖,漏勺一搅,撒一把团圆,单手扣一个鸡蛋,头也不抬地说:【甜口咸口?清汤醪糟?溏心全熟?】

【咸口全熟?】景琰看向蔺晨,不确定的问道。

【老板,醪糟溏心。】蔺晨朝景琰微微一笑,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。

景琰坐定,双手安放在膝上,安静地等着,只一双圆眼亮亮地看着。

这小摊虽然简陋,倒也很是干净。老伯用木托盘端上满满一青瓷碗,上置一勺。汤汁透亮,醪糟漂浮点缀,软糯洁白的团子夹杂一两个红团,最上面卧着一个鸡蛋,黄心裹白衣,放得未稳还在微微颤动。刹是诱人。

【先吃这团圆,留着鸡蛋最后吃才好。】蔺晨示意景琰开动,不要和自己推脱。

景琰伸手取勺,舀了三五个团圆入口,汤汁酸甜可口...

第十三章掉在地上的
蔺公子的伞

今日金陵也小雨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18

【下月初七?母亲祭日归家是理所应当的。】景琰本来看到蔺晨来访,满心的欢喜就要涌上来,听了他一番话堪堪卡在了中途,心里又觉得于情于理都无法反对,只好自己收拾了心情,朝蔺晨点了点头。

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,情绪不加遮掩就显在面上,蔺晨本就怀着歉意,看景琰一脸的惊喜褪去,有些委屈的失望又生生收住,一副通情达理的知己模样,蔺晨心里混着点的不舍和刚想明白的心思搅成一团,也忍不住放软语气说:【初七还早,我再留金陵几天,你带我四处逛逛可好?】

景琰本来讲完已经微微撇过头去,闻言抬眼看他,【金陵到琅琊山,要多久?】却还是不放心。

【半个月足矣,我再留七日。】蔺晨盯着景琰脸上细微的表情,心里有些后悔之前来时...

@楼诚深夜60分
关键词:好日子
好像迟了点。。。
第16章的配图,元宵佳节。
假装是个二更。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17

【玉兰花灯?】

【这种灯倒是少见,河灯漂流,我以为大抵不过荷莲而已。】

景琰在不远处立着等他,一袭白衣,灯火明灭里,蔺晨想起梦境里那自己不曾递出的玉兰落地生根,无叶自皎皎的模样。

少年的身姿挺拔,严肃起来也倒已经端得住些了,像此刻一样绽出笑颜,也就还似个孩子。

蔺晨扯开笑,挥着手中的扇子,一步步迈开,一方春水漾开的心也渐渐平静。

非可,非不可。

自是来日方长。

桥头放灯者众多,花灯慢悠悠地飘着,碰着,点亮了今夜的秦淮,直到很远的地方还有零星亮点。蔺晨随着景琰弯弯绕绕,才在一个阿婆那看到了玉兰花灯。所用纸材、染料都不算上品,倒也算是精巧。时辰已晚,周围零零散散都开始收摊了,阿婆摊子...

【蔺靖】一梦华胥16

@楼诚深夜60分

关键词:等不到的爱
真的不是刀真的

七日过起来慢的很,景琰心知夜间也见不到蔺大哥,还不知道会梦到什么。

自己太久没有做过普通的噩梦了,于是久久回不过神来,对昨夜的梦心有余悸。第二日夜幕垂下之时竟失了眠,看着纸窗外的月影出神,影影绰绰,前半夜瞪圆了眼睛也不觉得困,后半夜神思一晃,也不知何时入睡的。
清晨时分醒来,没有做梦,景琰倒暗自有些庆幸,不过转念又觉得有点可笑,自己多大了,还担心做噩梦。整了整精神,起床梳洗,祁王早就备下礼候着他,一起去往段将军府拜年去了。

这六日入夜,景琰睡得安稳,没有做光怪陆离的梦,也没有独自进入那空无一人的梦境之地。
元宵节正日到了。

白日里虽...

1 / 4

© 第十三只黑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